adv

各位朋友大家好,欢迎您进入solidot新版网站,在使用过程中有任何问题或建议,请与很忙的管理员联系。
Idle
blackhat(19032)
发表于2013年06月24日 19时17分 星期一
来自同志们好 辛苦了
英国科学家通过数学模型发现,植物在夜里消耗淀粉的量是用除法计算确定的。研究结果发表在e-Life杂志上。植物在夜里无法利用太阳能把二氧化碳转化成糖和淀粉,因此必须调节体内保留的淀粉量,定时定量地均匀消耗,以保证不“断粮”。科学家利用数学模型来研究植物如何做这道算术题,结果发现植物叶子具有一种功能,可以在晚上检测淀粉储量,而植物体内有生物钟可以定时。 他们认为,这个计算过程可以用两种分子来表达,S 代表淀粉,T 代表时间。 如果S分子刺激淀粉分解,而T分子阻止这个过程发生,那么淀粉消耗量就由S和T之比确定,即S 除以 T(S/T)。这项结果并不表明植物有智能,只能说明植物具备一种内在机制可以自动调节晚上消耗碳水化合物的速度。
数学
blackhat(19032)
发表于2013年06月08日 19时19分 星期六
来自一念之差
棒球统计学家Nate Silver在去年美国总统大选中因成功预测所有50个州的选举结果而名声大震,他使用的是名叫贝叶斯推理的统计学方法,根据先验知识推断给定事件发生的概率。在最新一期的《科学》期刊上,斯坦福大学统计学教授 Brad Efron评估了(摘要)贝叶斯理论在21世纪的应用。作为一名统计学期刊的编辑,他发现四分之一的论文使用了贝叶斯理论,但大多数的先验信息并不具有参考性。Efron本人也是一名贝叶斯统计学的信徒,但他只在数据允许的情况下才使用贝叶斯理论。他指出,明智的使用贝叶斯理论能化腐朽为神奇,快刀斩乱麻,但滥用或不正确使用贝叶斯理论则可能会让你后悔莫及的。
数学
blackhat(19032)
发表于2013年06月07日 17时00分 星期五
来自兴趣广泛
美国银行家兼自学成才的数论学家Andrew Beal在1993年提出了一个一般化的费马大定理猜想:费马大定理是形如x^n + y^n =z^n,他提出的Beal猜想是 A^x +B^y = C^z,当A、B、C、x、y和z是正整数,且x、y、z > 2,那么 A、B和C有一个共同的质因子。这个猜想和大多数数论猜想一样,看似简单但证明极其困难。目前数学家只证明了几个特例:例如当x = y = z时,这个猜想就变成了费马大定理。为了吸引数学家关注这个问题,Andrew Beal现在决定向任何证明Beal猜想的人奖励百万美元,他的个人财产估计有84亿美元。
数学
blackhat(19032)
发表于2013年05月28日 15时26分 星期二
来自临时工的逆袭
五月中旬,没有获得终身教职只是一名讲师的数学家张益唐宣布证明存在无穷多个相差小于7千万的素数对,一时轰动了整个数学界。《连线》的一篇文章报导了这位数学博士的平凡人士张益唐1978年进入北大,1982年获得学士学位,1985年获得硕士学位,1991年从美国普渡大学获得博士学位,但毕业后没能在学术界找到工作机会,随后他当了几年会计,在纽约的一家餐馆当过送餐员,在一家汽车旅馆和一家赛百味三明治店打过工,最后才在不怎么知名的新罕布什尔大学找到一份讲师的临时工作。张益唐年逾五旬,在数学界一直默默无名,他的证明没有采用了超越常规的技巧,而是基于现有的方法,受到三位数论专家(D.A. Goldston、J. Pintz和C. Y. Yildirim,GPY)2005年的一篇论文(预印本)的启发。论文差一点证明某些相差有限的素数对有无穷个,张益唐试图在GPY的结果和有界限素数对之间架起桥梁,他没有与业内专家交流独立开始了证明,但穷尽三年之力仍然没有取得一点进展,去年夏天他决定休息一下去访问访问朋友,结果在朋友家他突然得到了一个灵感。张益唐说,职业生涯中的机会有很多,但最重要是不断思考。他对于自己过往职业的默默无名坦然自若,表示不在乎金钱和荣誉,只在意安静的工作,他已经着手开始新的项目。
数学
blackhat(19032)
发表于2013年05月15日 20时51分 星期三
来自纠正错误
华裔数学家Yitang Zhang将素数对相差的值从无穷大降到7千万素数是只能被1和本身整除的数,它的分布看上去呈现明显的高开低走,小的数中素数比比皆是,但大的数中间素数越来越罕见。相邻两个素数之间的平均差愈来愈大,但其中也有例外——孪生素数。孪生素数是指一对素数,它们之间相差2,如3和5,5和7,11和13,17和19,2,003,663,613 × 2195,000 − 1和2,003,663,613 × 2195,000 + 1。孪生素数猜想认为存在无穷多对的孪生素数,这一猜想被一些人归在古希腊数学家欧几里德的名下,欧几里得的《几何原本》首次证明素数有无穷多个。美国新罕布什尔大学数学家Yitang Zhang 于5月13日在剑桥哈佛大学介绍了他的最新研究成果,他的方法没有依靠任何未证明的猜想,证明相差7000万的素数对有无穷多个,从2到7000万相比从7000万到无穷大,是一次巨大的飞跃。他的论文已经被《数学年刊》接受,著名数论学家Henryk Iwaniec已经看了他的论文,没有发现错误。《数学年刊》称,作者成功证明了素数分布中的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理论。
数学
blackhat(19032)
发表于2013年04月22日 11时39分 星期一
来自走一条康庄大道
社会生物学之父、哈佛大学退休教授E.O.WILSON不久前发表文章认为,成为一位有抱负的科学家并不需要人人都精通数学,他的理由是现在的科学家很少单打独斗而是通过团队协作完成一个研究项目,因此彼此之间可以施展各自擅长的才能,扬长而补短。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同意他的观点。一位生物学家说,自己独立构建一个错综复杂的数学模型也许确实勉为其难,但你在寻找合作者前必须首先理解数学才能与合作者沟通,你需要有足够的数学和编程能力。一位博客争论说,E.O.WILSON的成功经历只是一个特例,就像大学缀学生比尔盖茨成为亿万富翁也是一个特例,他们是在正确的时间和地点做正确的事情,因此缺乏某些技能并不会阻碍他们的成功。
数学
blackhat(19032)
发表于2013年04月07日 21时03分 星期日
来自至少会微积分
哈佛大学退休教授、生物学家、蚂蚁研究权威E.O.WILSON 指出,世界上大多数最成功的科学家在数学上与初学者没多少差别。他从教数十年中,观察到许多聪明的学生都因为数学水平不高而不敢进入学术界。这其实是误解,此种错误观念必须得到纠正。他以自己为例,称他直到大一才开始学代数,32岁在哈佛获得终身教授时才抽出时间学微积分,他所在班级的同学年龄只有他的一半大,甚至还包括他的学生在内。但他克服自己的骄傲,学会了微积分。科学界的先驱很少是从纯数学中汲取创意作出伟大的发现的,科学的灵感来源于艰苦的工作和专注。如果一位科学家在研究中遇到了难以克服的障碍,他们可以去寻找合作者。从数学家和统计学家中寻找到合适的合作伙伴要比数学家和统计学家寻找到能利用他们方程式的科学家简单的多。牛顿发明微积分是为了将想象化为现实,而达尔文的数学能力几近于无,但通过积累大量数据他能找到应用数学的地方。成为一位有抱负的科学家,关键的第一步是找到一个他们感兴趣的主题然后投入进去。
数学
blackhat(19032)
发表于2013年04月06日 00时06分 星期六
来自都在玩版本号游戏
流行的统计分析和绘图软件环境R语言发布了代号为Masked Marvel的v3.0.0版。R语言是商业软件Matlab或SAS的开源替代,在学术界非常受欢迎。开发者称,大版本的升级通常代表着引入了大量新功能,但如果没多少新功能,那么这代表着软件非常成熟了。R 3.0.0就是这么一款成熟到新高度的软件,它唯一的重大新功能是支持长向量(包含超过2^31-1个元素)。
数学
blackhat(19032)
发表于2013年04月03日 18时04分 星期三
来自打印下来
分析来自遥远星系发出的光,你将会注意到它与周围恒星的光存在明显差异:光的波长移向光谱中的红色部分。红移代表着天体正加速离开我们,它在天文学中具有重要作用。上个世纪的天文学家哈勃(Edwin Hubble)发现,红移值与天体的距离成正比,更远的天体有着更大的红移值。这项发现意味着宇宙在膨胀,而红移值大的天体肯定非常古老。例如,遥远星系UDFy-38135539的红移值8.6,它大约诞生于创世大爆炸6亿年后;宇宙背景辐射来自于大爆炸 379000年之后,它的红移值是1089。要根据红移值换算成公里或光年,你需要知道宇宙模型,考虑哈勃常数,很复杂。现在,俄罗斯莫斯科 Lebedev物理研究所的 Astrospace Center根据普朗克望远镜的最新观察结果获得的宇宙学参数,使用标准宇宙模型Lambda-CDM,创造了一个宇宙学计算器,并在Google Code上公开了源代码论文发表在预印本网站上。
数学
blackhat(19032)
发表于2013年03月21日 15时57分 星期四
来自钱不是目的
菲尔兹奖得主、比利时数学家Pierre Deligne因四十年前在数论和代数几何上作出的贡献赢得了2013年度的阿贝尔奖。阿贝尔奖是数学界的最高荣誉之一,得奖者将获得600万挪威克朗奖金(约合100万美元)。Deligne此前已获得了菲尔兹奖、克拉福德奖和沃尔夫奖,但他对获得阿贝尔奖仍然感到意外。Deligne的主要贡献是证明了4个韦伊猜想中的一个,也是最困难的一个。他的导师Alexander Grothendieck在1965年证明了其中第二个猜想。Deligne说,在某种程度上,奖金属于数学而不属于他。
数学
blackhat(19032)
发表于2013年02月18日 19时24分 星期一
来自这个方程式是E=MC^2
MIT物理学家 Max Tegmark不仅相信数学控制着宇宙,而且认为现实本身就是一种数学结构。他以橘子为例说,橘子由细胞构成,细胞的特殊属性要归因于构成细胞的分子,分子的特殊属性是因为它们是由特定方式排列的原子构成。原子的属性则是由于它们是由夸克和电子构成。那么电子的属性呢?Tegmark指出,电子的所有属性都是纯数学。因此在这个意义上,电子是一个纯粹的数学对象,事实上至今并没有证据证明宇宙不是数学结构。他表示愿意让他的数学宇宙假说接受科学检验。
数学
blackhat(19032)
发表于2013年02月06日 15时01分 星期三
来自素数无止境
互联网梅森素数大搜索(GIMPS)项目Mersenne.org在1月25日协调世界时23:30:26,发现了已知最大的素数:2^57,885,161-1。发现者是GIMPS志愿者、中密苏里大学数学计算机科学系的Curtis Cooper。最新发现的素数共有17425170位,是GIMPS项目发现的第14个素数。GIMPS是一个分布式计算项目,至今已有17年历史,它利用志愿者的36万个空闲CPU创建了一个遍布全球的草根超级计算机,峰值计算能力每秒150万亿次。
数学
blackhat(19032)
发表于2013年01月25日 18时15分 星期五
来自链式反应
1917年的俄罗斯十月革命被称为是“震惊世界的十天”,但另一天发生在俄罗斯的“革命”至今仍在震惊世界。1913年1月23日,数学家马尔可夫(Andrey A. Markov)在圣彼得堡发表演讲,讨论了今天被称为马尔可夫链的计算技术。当时他的概率建模理论未受重视,但今天却是科学、统计学和计算科学的基石。任何试图基于海量数据模拟概率事件——如天气、Google搜索和液体行为——都依赖于马尔可夫链。计算复杂系统可能结果的马尔可夫链和马尔可夫性质今天还在进化和扩展。马尔可夫在概率中加入了相互依赖的概念,创作了某种“事件链”。世界不只是一连串的随机事件,世界是复杂的事物,数学帮助揭示出其中隐藏的关联和可能的概率。
数学
blackhat(19032)
发表于2013年01月17日 17时59分 星期四
来自纯粹理论
过去十年,科学家用最远上百公里的量子纠缠展示了量子通信的潜力。现在,英国理论物理学家在Physical Review Letters上发表了一篇论文(预印本), 开发出一种协议,提出一种优化方案让纠缠态能“循环利用”。他们的研究突破朝着真实版量子远距通信迈出了一大步。他们还开发出协议让多个量子比特同时远距传输,但量子纠缠态会因发送的量子比特数量的增多而相应的退化。
数学
blackhat(19032)
发表于2012年12月29日 16时23分 星期六
来自自我鞭策

一项新研究发现,个人兴趣驱动的刻苦学习和高效的学习策略,而不是IQ,最能大幅提高数学能力。

研究人员分析了超过3500名德国学生,发现如果他们富有上进心和善于使用高效学习策略,那么五年级的中间水平学生到八年级时能跳跃到第63百分位(指的是成绩得分超过63%的考生)。领导这项研究的UCLA心理学家Kou Murayama说,数学成绩的提高可以通过动机和学习策略预测,而IQ则没有表现出此类的影响。

数学
blackhat(19032)
发表于2012年12月28日 14时17分 星期五
来自被食物害死
印度自学成才的天才数学家拉马努金(1887-1920)临终前的数学猜想在近百年后最终被证明是正确的。1920年,躺在病床上的拉马努金在给哈达的信中描述能模拟θ函数或模形式的神秘函数(详情可参阅拉马努金传记《知无涯者》)。θ函数是一种具有超对称属性的函数,被应用于弦论中。拉马努金相信他发现了17种新的仿θ函数,其无穷级数形式类似θ函数,但不具有超对称性。拉马努金在证明仿θ函数前就已经去世。90多年后,美国数学家Ken Ono和同事证明(PDF)确实存在没有超对称性的仿θ函数。
数学
blackhat(19032)
发表于2012年12月12日 18时43分 星期三
来自共和党vs民主党
选举是一种超大型社会现象。在美国、印度和巴西,每到选举年都会有数以亿计的投票者将选票投给自己喜欢的候选人。选举数据是在大尺度上研究人类行为的一种珍贵信息来源。在民主国家,选举数据都是公开的。芬兰阿尔托大学的研究人员根据15国的选举数据验证假设:实行相同选举制度的国家选民会以相同的方式投票——换句话说,候选人的投票分布在实行相同选举制度的国家中都应该相同。他们的研究结果证实了假说,实行相同或相近选举制度的国家选民的投票行为遵循着一种普通的模式。他们的统计分析发现候选人所在政党对候选人的选举表现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数学
blackhat(19032)
发表于2012年12月03日 16时30分 星期一
来自天天爬楼
按下按钮等待电梯,等多长时间你会逐渐失去耐心焦躁不安?Theresa Christy指出是20秒。55岁的Christy女士是一位数学家,在奥的斯电梯公司工作,她用了四分之一世纪的时间开发能让电梯完美运行的系统——尽可能让乘客在20秒内能进入电梯。她说,等待时间是最重要的因素,人们最痛恨的事情就是等待。帝国大厦最近投入了5.5亿美元升级电梯,他们询问Christy如何运送更多的人前往观景台,Christy表示不能让太多的人进入电梯间,但可以提高20%的速度,使游客能比以前提前10秒到达观景台。Christy否认了电梯关门按钮不起作用的神话,认为关门按钮是否能工作要根据建筑物拥有者而定。
数学
blackhat(19032)
发表于2012年11月29日 15时50分 星期四
来自感觉好高端
Stephen Wolfram宣布发布Mathematica 9。新版的一大亮点是引入了Wolfram Predictive Interface,自动预测用户下一步的动作。在输入阶段,内容感知的输入助手(Input Assistant)将会智能的提供自动完成建议,包括函数、选项和其他元素。在准备输出时,Suggestions Bar将会自动生成一系列按钮供用户选择。其它的新特性包括社交网络分析,支持超过4500种单位,全面支持随机过程,可靠度分析,等等。
数学
blackhat(19032)
发表于2012年11月06日 15时32分 星期二
来自看陶哲轩的博客焦虑了
你害怕过数学吗?对大多数来说,焦虑数学成绩不是会不会发生的问题,而是在学习数学的哪个阶段发生。发表在PLOS One的一篇论文指出,对数学的焦虑会激活大脑中与身体疼痛相关的神经网络。 高等数学存在的历史并不长,只有几百年,研究人员相信几百年时间大脑不会进化出专门的数学焦虑大脑结构,因此他们利用数学难题和功能性核磁共振成像,扫描大脑去识别出与数学焦虑相关联的大脑区域。结果发现了数学焦虑和疼痛反应的关联性。研究人员认为,我们并不是因为做数学而疼痛,而是数学的期望令人恐惧,这种恐惧会让学生远离数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