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lidot新版网站常见问题,请点击这里查看。
adv
NASA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21年11月24日 21时21分 星期三
来自奇迹之夏
人类首次行星防御测试任务发射。美东时间 11 月 24 日 1 时 21 分,SpaceX猎鹰9号火箭在加利福尼亚州范登堡太空军基地执行 NASA 双小行星重定向测试(Double Asteroid Redirection Test ,DART)任务的发射。这是世界首次发射航天器撞击小行星,以期改变小行星的运行速度和路径。假如未来发现了威胁地球的小行星,让航天器撞向小行星能否有效改变其轨道?DART 任务就是设计用来撞击小行星的航天器,以此测试能否改变小行星在太空中的运动,减轻小行星撞击地球的威胁。DART 任务瞄准的双小行星系统中有两颗小行星:直径约 256 0英尺(约780米)的 Didymos,以及直径约 530 英尺(约161.5米)的 Dimorphos。其中 Didymos 是双小行星系统中的主体,绕太阳运行,由于距离地球近,它可以被地面上的望远镜观测到。较小的小行星 Dimorphos 绕着 Didymos 转。DART 会撞向双小行星系统中较小的 Dimorphos 小行星。这一双小行星系将于 2022 年秋天经过地球,天文学家可以用地面和太空望远镜观测撞击及其后果。
医学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21年11月24日 21时13分 星期三
来自火星战士
根据美国儿科学会的数据,在新一波疫情中儿童感染新冠病例激增。从 11 月 11 日到 18 日这一周,近 14.2 万儿童报告感染 COVID-19,比两周前增加了 32%。美国过去两周的 COVID-19 病例增加了 27%。儿童占到了截至 18 日这一周的总感染病例的四分之一以上。而儿童只占美国总人口的 22%。随着更多成年人接种,儿童感染比例在上升。自疫情伊始,共有 680 万儿童感染。虽然儿童感染后出现严重症状和死亡的几率较低,但至少有 2.5 万名儿童住院,至少 636 名儿童死亡。美国开始对 5 到 11 岁儿童接种 Pfizer-BioNTech COVID-19 疫苗。
生物技术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1月24日 18时09分 星期三
来自火星合成人
优雅的蛋白质芭蕾使现代细胞能自我复制。在细胞分裂过程中,结构蛋白和酶协调 DNA 的复制、细胞质内容物的分裂以及分裂细胞的膜的收紧。正确完成这些过程至关重要,错误会导致子细胞异常或无法存活。数十亿年前,从无生命材料中自发产生的首个自组织膜包裹化学物质一定也面临过同样的挑战。几乎可以肯定的是,这些原始细胞必须在不依赖大蛋白质的情况下进行复制。它们是如何做到的,这是研究生命起源的天体生物学家和生物化学家面临的一个关键问题。

“如果你删除细胞中的所有酶,什么都不会发生。它们只是‘惰性麻袋’,”悉尼新南威尔士大学的天体生物学家 Anna Wang 表示。“它们真的很稳定,这就是重点。”在最近发表在《Biophysical Journal》上的一篇论文中,法国科学与工业城的物理学家 Romain Attal 和巴黎公立医院的癌症生物学家 Laurent Schwartz 开发出一系列数学方程,模拟热量是如何足以独立推动复制过程的一个重要部分:一个原始细胞分裂成两个

Attal 认为早期生命中活跃的化学和物理过程可能非常简单,因此仅热力学就可以单独在生命的开始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他表示一直在研究各种基本方程可阐明控制生命最初出现的一些规则。Attal 表示:“温度梯度对生命很重要。如果你了解一个主题,你需要能写下它的原理。”
科学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1月24日 17时47分 星期三
来自团圆奇遇
随便让一个人想象蜜蜂,他们可能会想起熟悉的黑黄条纹生物,嗡嗡地从一朵花飞到另一朵花,采集花粉将其带回蜂巢。一篇发表在《mBio》期刊上的论文的作者表示,发现了一群不寻常的蜜蜂,会“从热带雨林里的尸体上切下一大块肉”。这些蜜蜂的肠道微生物群与其他蜜蜂明显不同,更类似于食腐的鬣狗和秃鹫。它们通常被称为“秃鹫蜜蜂”或“腐肉蜜蜂”。 加州大学河滨分校(UCR)、马萨诸塞大学阿默斯特分校、哥伦比亚大学和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的昆虫学家撰写了这篇论文,作者表示大多数蜜蜂本质上是“转向素食生活方式的黄蜂”。1758 年和 1837 年曾有过两例大黄蜂以腐肉为食的记录,已知一些物种除了花蜜和花粉之外偶尔也吃腐肉。它们被认为是“兼食性”的,与被认为是“专食性”的秃鹫蜜蜂不同,后者只吃肉。1902 年,一位名叫 Filippo Silvestri 的昆虫学家在分析一组被钉住的标本时,发现了第一只“秃鹫蜜蜂”,尽管当时没有人这样称呼它,因为还不知道它以腐肉为食。Silvestri 将它们命名为 Trigona hypogea,他表示它们的巢穴是用来生产蜂蜜和花粉的,不过后来的研究人员很惊讶地发现里面没有花粉。生化分析显示存在与蜜蜂巢中喂给蜂王的分泌物相似的分泌物。
医学
1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1月24日 17时37分 星期三
来自临渊而立
IEEE Spectrum 报道了智能人造胰腺的最新进展:这台机器可以感应血糖变化并指挥泵提供更多或更少的胰岛素,类似于 HVAC 系统中的恒温器控制房屋温度的方式。目前所有商业人造胰腺系统都是“混合式的”,这意味着用户需要估计吃下的食物中含有多少碳水化合物,帮助系统控制血糖。尽管如此,它仍然是生物技术的胜利。

这也是希望的胜利。我们仍然清楚地记得 2005 年 12 月下旬的一个早晨,糖尿病技术和生物工程专家聚集在美国马里兰州贝塞斯达国立卫生研究院的 Lister Hill 礼堂。那时已有的技术让糖尿病患者能追踪自己的血糖水平,并利用这些读数估计需要的胰岛素量。问题是如何从这个等式中消除人为干预。一位杰出的科学家走上讲台并解释说,生物的葡萄糖调节机制过于复杂,因而无法人工复制。弗吉尼亚大学科学家、UVA 糖尿病技术中心主任、JDRF 人工胰腺项目首席研究员 Boris Kovatchev 及其同事不同意这种说法,经过 14 年的努力,他们能证明这位科学家错了。

这也又一次证明了 Arthur Clarke 的第一定律:“当一位杰出但年长的科学家说某件事是可能的时候,他几乎肯定是对的。而当他说某件事是不可能的时候,他很有可能是错的。”实现更好自动控制的过程是渐进式的;我们预计混合模式将平稳过渡到向不用患者干预的全自动控制。关于速效胰岛素的工作正在进行,现在已经进入临床试验。也许有一天,将人造胰腺植入腹腔是有意义的,胰岛素在那里可以直接进入血液,更快地发挥作用。接下来是什么?好吧,今天还有什么是看起来不可能的呢?
生物技术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1月24日 17时03分 星期三
来自电动新世纪
布里格姆女子医院和 MIT 的研究人员利用纳米技术发现了癌细胞解除潜在细胞攻击者武装的新方法:将纳米大小的触手伸入免疫细胞并拽出其“电池”。吸出的免疫细胞线粒体会增强癌细胞并削弱免疫细胞。这项发表在《Nature Nanotechnology》上的新发现可能会为开发下一代抗癌免疫疗法提供新的靶点。

为研究癌细胞和免疫细胞如何在纳米尺度相互作用,论文通讯作者、布里格姆工程治疗中心的联合主任 Shiladitya Sengupta 博士及其同事设计了实验,共同培养乳腺癌细胞和免疫细胞如 T 细胞。使用场发射扫描电子显微镜,他们看见了一些不寻常的东西:癌细胞和免疫细胞似乎通过微小的触手物理连接在一起,触手的宽度大多在 100-1000 纳米范围内。作为对照,人的头发的宽度大约是80,000到100,000纳米。某些情况下,纳米管聚集在一起形成更厚的管子。该团队用荧光染料对 T 细胞中的线粒体(为细胞提供能量)进行染色,观察到亮绿色的线粒体被从免疫细胞中拉出,通过纳米管进入癌细胞。

共同通讯作者、工程治疗中心的首席研究员 Hae Lin Jang 博士表示:“通过仔细保存细胞培养条件并观察细胞内结构,我们看到了这些精致的纳米管,它们正在窃取免疫细胞的能量来源。这非常令人兴奋,因为以前从未在癌细胞中观察到这种行为。这是一个艰巨的项目,因为纳米管很脆弱,我们必须非常轻柔地处理细胞以免破坏它们。”研究人员观察如果他们阻止癌细胞劫持线粒体会发生什么。他们给实验小鼠注射了纳米管形成抑制剂,发现肿瘤生长显著减少了。